您现在位置:网站首页 > 党群工作 > 文明建设

    最美不过夕阳红

    ——读《黄昏》有感

    发布人:杨浩 来源: 图片作者: 文章作者:彭 明 发布日期:2019-04-18 点击:

    闲暇之余,我看了季羡林的《黄昏》,读季老的书,用心去感受生活中的美,书中写道:“倘若我们想了开去,想到北方的极端,是北冰洋,我们可以在想像描画出:白茫茫的天地,白茫茫的雪原和白茫茫的冰山。再往北,在白茫茫的天边上,分不清哪是天、是地、是冰、是雪,只是朦胧的一片灰白。朦胧灰白的黄昏不正应当从这里蜕化出来吗?然而,蜕化出来了,却又扩散开去,漫过了大草原,留下了一层阴影;漫过了大森林,留下了一片阴郁的黑暗;漫过了小溪,把深灰色的暮色融入淙淙的水声里,水面在阒静里透着微明;漫过了山顶,留给它们星的光和月的光;漫过了小村,留下了苍茫的暮烟……给每个墙角扯下了一片,给每个蜘蛛网网住了一把。以后,又漫过了寂寞的沙漠,来到我们的国土里。”

    多么新奇又特别的想象。对于黄昏,我也很有感触,最美不过夕阳红,一天中最美的瞬间,当属黄昏。白天火辣辣的阳光,悄悄溜走,缓慢的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,让你有一种想抓住它的冲动,稍一迟疑就会消失殆尽。而季老学贯中西,他的散文涉及的事物多、范围广,文中引经据典之处也颇多,所以需要慢慢的咀嚼,细细的品味,在咀嚼品味中产生画面感来。如《西双版纳礼赞》中写道:“你看那参天的古树,它从群树丛中伸出了脑袋,孤高挺直,耸然而起,仿佛想一直长在天上,把天空戳上一个窟窿。大叶子的蔓藤爬在树干上,伸着肥大浓绿的胳臂,树多高,他就爬多高,一直爬到白云里去。一些像兰草一样的草本植物,就生长在大树的枝干上,骄傲的在空中繁荣滋长。大榕树劲头更大,一棵树就能繁衍成一片树林。粗大的枝干上长出了一条条的腿;只要有机会踏到地面上,它立刻就深深地牢牢地钻进去,仿佛想把大地钻透,任凭风多大,也休想动摇它丝毫。芭蕉的叶子大得惊人,一片叶子好像就能搭一个天棚,影子铺到地上,浓黑一团。”读着这样的文字,我脑中立刻就浮现出那种看到的大榕树,当时也无比惊讶于它的奇特,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。

    季老的散文,不像小说那样有扣人心弦的情节,却又有安静的力量和独特的魅力。读季老的散文,适合闲暇时间坐在藤椅上,捧一杯清茶;或夜晚斜依床头,伴一盏清灯。读季老的散文,能让人心静下来、净起来,让在繁忙工作之余节奏慢下来、再静下来,让人远离尘嚣、远离浮躁,找到心灵的一方学习的净土。


    返回首页 | 集团概况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收藏本站
    版权所有 重庆交通建设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@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 渝ICP备11003003号
    一级特黄aa大片, 爱情岛论坛网亚洲品质自拍,中文字幕在线观看2o18,五月丁香激色婷五月天